淮陰信息港

用戶登錄

首頁

首頁

資訊

查看

《被脅迫的女警》白艷妮呂新小說全文章節免費閱讀

2020-01-17/ 淮陰信息港/ 查看: 214/ 評論: 10

摘要鳳凰網科技訊北京時間1月17日消息,據路透社報道:▲《被脅迫的女警》小說免費閱讀,人氣新番書籍,無刪減,

鳳凰網科技訊 北京時間1月17日消息,據路透社報道:
▲《被脅迫的女警》小說免費閱讀,人氣新番書籍,無刪減,不彈窗,完整版已有~
微~信~搜~索~公~眾~號【幻神書莊】回復【38】搶先免費看正版內容!
《被脅迫的女警》更多無刪減小說,限時免費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7
      色狼的早餐
       白艷妮做夢都不會想到,呂新居然來到自己的管區來實習,老張那個老糊涂還特地讓他做了自己的助理。呂新還在白艷妮家的相同單元買下了一套房子,就在白艷妮家的樓上。呂新給老張說自己和白艷妮住在一個小區,老張更是做了太大的人情,把派出所的4輛警車,調出了最新的一輛,表面上說是下班后作為白艷妮的專車,其實是拍呂新的馬屁,讓他給白艷妮做司機,借著所長公車私用的機會,算作呂新的私車。白艷妮當然是不樂意,上班時間要受到呂新的控制,以后這上下班也都失去了自由。可惜老張不明就里,一個勁的堅持,說起來還都是為自己著想,白艷妮只好同意了老張的方案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一天的調教,白艷妮腰酸腿軟,連呂新都沒了性趣。把白艷妮送回家,呂新就直接上了樓,不知道去做些什么。孫麗莎沒等到呂新,也就自己回家了,照例把奶擠到廁所的洗手池,知道藥性過去就沒事了,母女倆也就放心了。不過,孫麗莎卻不知道,呂新放過了自己,母親做出了巨大的犧牲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晚上,洗過澡后,白艷妮很疲憊,沒有看電視,就回了自己的臥室。孫麗莎看到母親很累,也沒有打擾她,自己在客廳看電視。白艷妮坐在電腦前,上網瀏覽一下新聞,不自覺地開始摸自己的|乳|房。為什么|乳|房有點發熱,白艷妮感到很奇怪,之前很疲憊沒有發覺,洗過澡,休息后恢復了體力,這種奇怪的感覺就變得越來越明顯。難道是催|乳|劑發揮作用了?呂新說過,這種催|乳|劑會使|乳|房二次發育,會有隆胸的效果。天哪!難道|乳|房有發育的反應了?白艷妮洗過澡后,穿的是一件黑色的短袖睡裙,睡裙比較長,過了膝蓋,里面沒有戴胸罩,下身就是一條淺藍色的三角褲,是高腰的那種內褲。睡裙胸口是松緊帶的,彈性很好,所以白艷妮立刻拉開胸口,她看到自己的|乳|房變得堅挺,就像白天受到呂新的侵犯時,胸部因刺激產生的反應一般。|乳|頭因為年齡的增大而變成了淺一些的紅色,此刻|乳|頭卻如同葧起一般,直挺挺地聳立,顯露出光亮的粉紅色。|乳|房內似乎有一股液體在蠕動,不知從哪里生成,在自己胸前的兩團肉內慢慢地積聚,體積慢慢漲大,|乳|房因此開始發脹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白艷妮感覺不妙,進了自己臥室內的洗手間,脫下睡裙,只穿著淺藍色的三角內褲。她雙手輕輕揉捏自己的雙|乳|,一種交合時水|乳|交融的刺激傳遍全身,可是捏弄了半天,手都酸了,一滴奶水都沒有擠出來。倒是自己的下身,在這么長時間的刺激下,滛水開始源源不斷地流出,把內褲洇濕了一大塊。看來時候還不到啊!白艷妮苦笑一聲,換了一條黑色三角內褲,把淺藍色的內褲隨手放進廁所的衣架上,準備明天一起洗了。白艷妮開始害怕起來,剛才自己居然如同自蔚一般,而且真的感受到無比的性快感。呂新,這個可怕的魔鬼,真的會讓自己變成一個不知廉恥的滛蕩女人嗎?白艷妮躺在床上,越想越擔心,越想越害怕,慢慢地睡著了……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這一夜,白艷妮做了很奇怪的夢。以前雖然在自蔚后,也會做夢,也會在夢里夢見自己去世的老公,也會在夢中與老公做噯,但今夜的春夢,與老公的做噯出奇的詳細,出奇的清晰。白天被呂新玩弄的所有過程,居然在夢中全部重現,只是男主角換成了自己的老公。在辦公室被老公脫下了褲子插入,在廁所被老公玩弄的小便失禁……夢的最后,居然就是在自己的臥室,白艷妮躺在自己的床上,身體伸展開來,成一個大字型。老公跪在自己張開的雙腿間,用絲襪擦拭自己陰滬上的滛水,輕輕地擦拭,使白艷妮全身如觸電般,不但陰滬沒有擦干,反而流出更多的陰水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不要擦了,好癢啊……好老公……別再擦了……啊……”絲襪的擦拭如同調情般,令白艷妮不停地嬌嗔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再也忍受不了,就要高嘲了,就要瀉了!白艷妮終于醒了,睜開了眼睛。已經天亮了,春天溫暖的陽光灑進了白艷妮的臥室,她看到金色的陽光下,跪著一個健美的男子。是呂新!呂新正拿著一雙肉色連褲襪,握成一團,細心地擦著白艷妮的陰滬。好丟臉,居然做夢成了和老公……!白艷妮完全驚醒了,趕緊彎起雙腿,快速坐起身來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好老婆,被我弄的爽不爽?閉著眼睛還發馬蚤,不停地喊我好老公。”呂新看來玩夠了,把肉色的連褲襪往地上一扔,站起來說,“作為X奴,主人家的家務要由你負責。今天休息日,你趕快穿好衣服,到我家里準備早餐去。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誰喊你老公了,我是夢里……”看著呂新猥褻地盯著自己,白艷妮知道解釋的再多,只會受到更大的羞辱,索性閉嘴,“我今天穿什么衣服。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真是乖X奴,知道穿衣服要聽主人的。以后說話之前,一定要先稱呼我'主人'否則的話,倒尿可只是X奴調教里,最溫柔的一招了。先隨便挑一件衣服穿吧,我那里跟你準備了工作服!快點!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聽到呂新不陰不陽的話,白艷妮嚇得渾身一顫!趕緊起身下床,簡單的梳洗一下,還專門鎖上洗手間,把小腹里的小便盡全力給排個干凈,呂新兩次給讓自己小便失禁,白艷妮不得不做好準備,防止再次受到倒尿凌辱。看著鏡子里的自己,沒有上妝,白艷妮發現白皙的臉上已經有了微微的紅霞,這是煥發青春的標志。白艷妮不得不苦笑,昨天被蹂躪了一天,又做了一夜的春夢,沒有心力疲憊,居然更加的神采奕奕,X愛真是具有不可思議的魔力啊!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反正是去受辱,還化妝干什么?白艷妮沒有化妝,隨便從衣柜里挑了一件黃銫的女式緊身襯衣,一條白色的休閑褲,到門口換上一雙白色的高跟船鞋,高跟鞋是呂新帶來的,鞋跟有15公分高,白艷妮穿上高跟鞋,很自然的繃直了雙腿,連臀部都提了起來。呂新打開門,把白艷妮帶了出去,他的手還摸著白艷妮的翹臀,上下左右的撫摸……孫麗莎躲在自己的臥室,大氣都不敢出,等到關門的聲音傳來,她才松了一口氣,想到自己的媽媽為了自己被流氓逼作X奴,孫麗莎的眼淚順著臉頰,流淌下來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呂新買的房子,就在白艷妮家的樓上,摸著女警官的屁股,走了幾步就到了呂新家。進了呂新家,白艷妮不用呂新的命令,就老老實實地脫光了衣服,身上只穿這黑色的胸罩和內褲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既然你穿的是白色的高跟鞋,今天就送你一套白色套裝。”呂新把一套白色的衣服扔到了沙發上,白艷妮脫下了內衣,提著高跟鞋走到沙發前坐下,打開了衣服。這是一套白色的塑身內衣套裝,白色的蕾絲束腰;白色的提臀束褲,束褲穿上后正好在膝蓋以上,緊緊地包裹住了白艷妮的大腿,塑褲同樣是蕾絲花紋,而且是開檔的,陰滬剛剛好暴露出來;白色的長筒絲襪,蕾絲花紋的襪口和束褲的花紋剛好吻合;白色的紗質手套,材料和絲襪的一樣,長度剛好到肘關節;另外還有一個白色的蝴蝶領結。穿好了塑身內衣,又穿上了高跟鞋,衣服和高跟鞋的尺碼似乎都比自己的身體小一碼,白艷妮被緊身的包裹住,走路呼吸都如同被緊緊的束縛著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白艷妮煎了兩個雞蛋,另外又烤著面包片,還要給主人呂新準備一份水果沙拉。呂新就站在白艷妮身邊,也不說話,色迷迷地盯著她,手在她的腰部和臀部來回摸著,弄得白艷妮渾身發麻,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終于,白艷妮一邊被呂新揩油,一邊艱難地做好了早餐。做好早餐后,呂新在白艷妮的腰間系上一條白色的寬皮帶,要不兩邊是15公分的鐵鏈,鐵鏈上各連接一個白色的皮銬,白艷妮的雙手接著就被皮銬鎖住了。白艷妮兩腿的膝蓋部位也戴上了皮銬,皮銬中間用20公分長的鐵鏈連接,這樣女警官只能小步走,無法邁開大步。最后,呂新特地給白艷妮戴上了女警的帽子,帽頂銀色的警徽讓白艷妮慚愧,自己還是個女警官啊!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給女警官束縛好,呂新滿意地看著自己的X奴,準備吃早餐,這個時候門鈴響了!可視對講機上顯示是一個極具風韻的少婦,是吳錦的后母,李曉雯。呂新吩咐白艷妮去開門,女警官只能小步小步的向門口快步走去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李曉雯倒是不怕春天的清晨還有寒氣,粉紅色的小毛衣前面敞開著,里面只有一件白色的吊帶短裙,裙子短的剛剛擋住屁股,腿上是白色的長筒絲襪,絲襪的蕾絲襪筒在短裙下若隱若現,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短靴,靴筒剛剛到小腿,短靴有著13公分的高跟,腳面以上屬于半透明的紗質。李曉雯手里拎著白色的小坤包,學少女那樣披著頭發,腦后左右兩個蝴蝶發卡扎出兩個小細羊角辮,辮子翹的不厲害,和披在頭上差不多,她進門后奇怪地看著白艷妮:“呂新,什么時候又搞到一個,還是女警啊!我怎么看著有點眼熟啊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看到李曉雯風馬蚤又故作純情的打扮,呂新的下面早已經硬的挺了起來。他笑著回答道:“這是我新搞的X奴,可別小瞧阿,人家可是正規的一級警司,我的上司,派出所所長。可惜你的健身房不在她的管局,不然你得好好巴結她啊!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既然是你的X奴,那和母狗有什么分別?你的玩物,不就是我的玩物么?”李曉雯脫下短靴,沒穿拖鞋就直接做到呂新旁邊的椅子上,“你這個X奴叫什么名字?身材還可以,胖了點,送我那里做個美體吧,保證又是個老美人!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這個X奴女警是我最喜歡的,叫艷妮。”呂新向白艷妮招手,白艷妮老老實實地小碎步走過來,呂新手指向下動動,示意她跪下,白艷妮只好低著頭,跪在呂新和李曉雯中間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李曉雯趁機捏住白艷妮的下巴,讓她抬起頭來,看到白艷妮的屈辱的面孔,李曉雯皺眉頭說道:“老了點,得有三十五六了吧。你看看,眼角都有紋了。你這樣可不行,再這么玩下去,遲早要搞老太婆了。”聽到李曉雯這么說自己,白艷妮生氣的把頭扭了過去,卻又被呂新捏住了下巴:“三十五六,人家可都四十二了。保養的不錯,連你這樣的老江湖都給說嫩了。這種的成熟女人更過癮,昨天在派出所被我搞了一天,晚上居然還有精力發滛夢。說實話,除了阿姨你,這個馬蚤警花是我玩過的X欲最強,性功能最旺盛的女人了。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死小鬼,拿我開心啊。人家30剛出頭,你喊人家阿姨。嫌人家老了,玩膩了啊!”李曉雯故作生氣,可自己的絲襪美腿已經搭到了呂新的大腿上,包裹著絲襪的美腳往呂新的小弟弟那里蹭。呂新也脫下自己的休閑褲,張開雙腿,讓李曉雯的兩只絲襪腳伸進來,夾住自己的小弟弟,上下摩擦。白艷妮看到眼前的鏡頭,沒想到呂新居然和吳錦的后母也發生滛亂的關系,看到李曉雯穿著絲襪的玲瓏小腳在呂新的下身來回運動,如同性茭一般,不由的心里一陣惡心。她不知道這就是足交,她只覺得,居然連女人走路的腳都可以作為性具使用,實在是不可思議。白艷妮的心中也不禁泛起疑問:“拿自己的腳與男人做噯,真的可以得到快感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白艷妮像古代的女囚一般跪在地上,雙手被銬在腰間,看到呂新和朋友的后母用絲襪腳做著滛穢的茍且之事,對著呂新碩大的巨炮,她不禁回想起昨天在廁所和辦公室被插入時的劇烈快感,羞的臉臊紅,趕緊扭過頭去,生怕被人發現自己尷尬的表情。眼不見,心里卻煩的很,那李曉雯雙腳夾住呂新的R棒,足交的過程中,呂新發出的是男人陽剛的低沉聲音,可李曉雯卻是浪女春叫。“啊啊,過癮”的浪叫聲,一絲不掛地涌進白艷妮的耳朵,女警官此刻也是春潮涌動,下體開始漸漸濕潤……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哎呀,別松手啊……”李曉雯嬌嗔了一聲,接著是椅子被推開的聲音。白艷妮扭過頭去,所以不明就里。還沒明白過來,白艷妮的頭被一只大手扳了過來!呂新抓住白艷妮的頭發,挺著下身的那樽巨炮,趁著她因疼痛張大嘴巴的時刻,直挺挺地把R棒捅進了女警官的小嘴。   
        要是別的女人,受到如此侵犯,估計一發狠,能把呂新的R棒咬下來。可是白艷妮不敢,也許以前還敢,但被多次調教后,這位看似果敢剛毅的女警官,派出所的一所之長,公安系統的優秀的一級警司,內心的防線早已經在小便失禁、野外調教、辦公室捰體等花樣繁多的蹂躪中,被尿液和滛水等液體徹底沖垮。畢竟,白艷妮不是刑警出身,現在連基本的防身術都不會,她能成為高貴的女警官,靠的還是自己死去的老公,靠著烈屬這個名頭。如今,白艷妮,更多的是做個賢妻良母,呂新和吳錦靠著孫麗莎這個籌碼,別說是女奴,恐怕就是母狗,這女警官都得心甘情愿的做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果然,但呂新抓住白艷妮頭發的時候,白艷妮就如同受驚的小鹿般,張開了嘴,被插進了男人的Y具后。白艷妮連一個抵抗的動作都做不出來,身體如同僵硬一般,張開嘴后老老實實地被呂新的R棒塞滿,牙齒都沒有動一下。呂新對白艷妮逆來順受的表現很滿意,他抓住白艷妮的頭發來回推拉,使自己的R棒做了幾下活塞運動,接著一股粘稠液體射出。白艷妮感覺到喉嚨處有呂新的J液射出,拼命地把頭向后仰,舌頭先盡力地向前頂,希望把呂新的R棒從嘴里吐出來,好吐出嘴里的J液。呂新沒有撤出R棒的意思,他用力按住白艷妮的頭,接著有射出一炮!R棒還沒有軟下去,在白艷妮濕潤的舌頭刺激下,R棒更加硬挺,又開了一炮!粘稠的J液充滿了狹小的空間,溢出的J液順著白艷妮的嘴角開始流出,形成一條|乳|白色的細線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不許吐出來,全部吞下去!”呂新大聲訓斥女警官。他的Y具此刻終于軟了下來,如同一只失去生命的毛毛蟲,軟綿綿地離開了白艷妮的小嘴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42歲的熟女少婦警花,流下了屈辱的眼淚,在呂新和李曉雯嚴厲的目光注視下,她只得閉上自己的嘴,努力把嘴里粘稠腥臊的J液,拼命地往肚子里咽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好啊,我辛辛苦苦用絲襪腳把你的小弟弟拉直了。你居然把J液全喂了這個馬蚤警花,人家腿都累酸了,不行,你要補償我!”李曉雯噘起自己的性感大嘴(吳錦背后總是叫她大嘴馬蚤貨,最喜歡的就是她的丹鳳眼和大嘴),故作少女般天真地嬌嗔道。說話時,李曉雯翹起二郎腿,把右腳搭在左腿上,雙手揉捏自己的絲襪腳,被絲襪包裹的性感小腳還不老實的一弓一直地蠕動,五根小巧玲瓏的腳趾也上下運動,說是活動活動累了的絲襪腳,倒不如說是用絲襪腳來挑逗呂新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姐姐啊,人家艷妮是新人,當然要先照顧照顧人家警官了!而且,我和吳錦是死黨。他的后媽,我還是要尊敬的。把自己的J液射在兄弟的親人身上,可太不講道義了!”呂新解釋著,可眼睛卻早就死死地定在了李曉雯那不停蠕動的絲襪腳上。貪婪的目光早已說明一切,呂新哪里會為了兄弟放棄一個尤物,更何況這個尤物,自己的兄弟也已經窺伺許久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呦,我們呂大公子這個時候講起道義來了!那一回,是誰,在我開的健身房,求我脫下連褲襪的。還說喜歡我的絲襪,想留作紀念。結果呢?我自己的絲襪捆住了我的雙手,我自己的內褲堵住了我的嘴。在我自己的辦公室,是誰把雞笆插進我的陰滬,是誰把J液全射進我蔭道里的?”李曉雯不緊不慢地說著,看似興師問罪,但語氣里一點責怪的意思都沒有。講述過程時,卻是充滿了無限的遐想和滿足。
        “姐姐,我們按年齡來算,當然該叫你姐姐。我們小孩子做點傻事,您還能當真了嗎?雖然按輩份我應該尊稱您伯母,可是除了人面場上,我都是那你當姐姐看待的。看在吳錦的份上,我對您也不能太不敬!吳叔叔和我家老爺子那是肝膽相照,他的老婆,我再怎么著,也不能太不像話!”呂新雖然在解釋,但辭不達意,李曉雯心里早就聽明白了。呂新對自己有著無限的性趣,只是看在自己老公的面子,關系比較尷尬,他有這個色心,但起不了這個色膽。更何況,這里還有個女警X奴,雖然比自己大了10歲,但賢妻良母加上高級警官的風韻,連李曉雯自己看了都有點動心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呂新啊!姐其實知道你的心意。老吳之前發過話,他的女人,任何男人,誰敢動,誰就別想有好日子過。所以姐也體諒你啊,這一大早的過來,就是想和你成全好事。現在老吳跑去俄羅斯,幾個月回不來,他在xz市又沒什么勢力。姐可是考慮了很久,在各方面絕對安全的情況下,才過來找你的。以我的能力,保證不會留下任何蛛絲馬跡讓老吳發現咱們倆的關系。可你,真是令姐寒心啊!”李曉雯說著,已經起身做到了呂新的大腿上。呂新知道李曉雯根本沒生氣,也相信兩人偷情絕對安全,手自己就活到起來,一手摸進了李曉雯裙里,在她的臀部來回撫摸,另一只手則隔著衣服對她的|乳|房使出了“龍抓手”……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真的硬不起來了?”李曉雯用手撥弄撥弄呂新的小弟弟,結果軟面條還是無力地垂了下去。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呂新遺憾地點了點頭:“昨天勞累過度,剛才又是三連發。就是公牛,這樣沒子彈了!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真是的,高高興興地過來,居然便宜了這個馬蚤警花!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也別難過,我伺候不了姐姐了。可是這個警花可以了。你不是男女同吃的嘛。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就這個女警?你知道的,我玩的女人可都是巨|乳|,胸圍沒有36,我根本看不上眼。就這個女人,最多32,肯定沒喂過孩子!”看到白艷妮嬌小的胸部,李曉雯輕蔑地搖了搖頭,為了炫耀,故意挺起了自己那足有38的|乳|房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別看艷妮奶子小,可奶子里面有貨啊!昨天給她喂的催|乳|劑,今天該起作用了。”呂新這個白艷妮的|乳|房對李曉雯說,果然,白艷妮的|乳|頭與平時不同,顯得更加的紅潤光澤。李曉雯從進門后,一心想讓呂新占自己便宜,竟沒有仔細打量過白艷妮,此時看到白艷妮的雙|乳|,登時兩眼放光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原來又是一頭奶牛啊!”李曉雯白皙的雙手迅速抓住了白艷妮的兩個奶子,“那姐姐進來做回擠奶工,給你的早餐添一杯奶!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呂新之前被李曉雯一勾引,早餐吃了一半就擱下了,這時停下來后才來得及繼續吃下去。李曉雯把一個一升的大玻璃杯擺在桌子上,把白艷妮拽起來,|乳|頭對準了杯子,如同兩挺隨時準備發射的機槍。白艷妮想掙扎,想反抗,可是被銬在腰間的雙手能起到什么作用?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疼,疼,停手啊!”李曉雯發泄私憤,自然不會像呂新那么溫柔,抓的白艷妮直叫喚。昨天夜里,雖然白艷妮感覺自己的|乳|房反應劇烈,似乎要射出奶汁,在最終還是恢復了平靜。到了現在,白艷妮的|乳|房除了有些腫脹的感覺,其他一如既往。但是現在被李曉雯捏了幾下以后,出奶的反應立刻涌現出來。雙|乳|如同被灌了大量水的水袋,隨時都會爆炸。腫脹感愈演愈烈,白艷妮感覺熱流流淌全身,居然皮膚泛出微微的紅暈,不知潛藏在哪里的液體,都慢慢的向|乳|房移動。終于,|乳|白色的|乳|汁,如同男人S精般,射入玻璃杯。李曉雯看到|乳|汁射了出來,就抓捏的更加劇烈頻繁,使白艷妮的|乳|汁如同絕堤般射出。腫脹感開始減弱,身體的壓迫感開始慢慢消失,白艷妮感到了無比的輕松感,這種感覺很奇妙。前不久才享受過,那就是在小便失禁時,渾身輕松的感覺!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白艷妮羞辱地閉上眼睛,任由自己奶牛般,在男人的面前大肆地分泌|乳|汁。沒多久,玻璃杯被|乳|汁灌滿了。呂新倒沒有太在意滿滿一杯的人奶,他把嘴湊近了白艷妮的|乳|頭,貪婪地說:“艷妮,你的|乳|房里還有殘存的奶,別浪費了,我來吸光它!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李曉雯笑著罵道:“臭小子,對這個老女人的小|乳|房那么照顧。也要抽時間照顧照顧姐姐這雙寂寞的豪|乳|啊!”說著,她抱住了白艷妮的腰,讓她站在原地無法后退躲閃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呂新已經張開嘴,用牙齒輕輕咬住了白艷妮的一個|乳|頭。牙齒夾住|乳|頭的片刻,白艷妮疼的大叫,她害怕呂新一用力,|乳|頭都會被咬下來。呂新沒有再牙齒用力,而是熟練的一吸,一股淡淡香甜的|乳|汁噴進了嘴里。好香啊!呂新貪婪地吮吸著白艷妮的紅潤堅挺的|乳|頭,一股股香甜的奶汁噴射而出,帶給白艷妮的,也是類似潮吹時,S精的快感!很快,放棄了矜持的白艷妮,也配合著呂新的吸奶,嗯啊的叫春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男人吸奶聲,女人叫春聲,不斷的刺激著李曉雯的耳膜。這個蕩婦哪里禁得住這樣的挑逗。看到呂新吸的那么過癮,李曉雯饞得流口水。還有一個奶子空閑,李曉雯也把嘴湊了過去,張開嘴咬住|乳|頭,也是一陣猛吸,果然,奶水也是源源不斷的涌出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喝了好久,李曉雯和呂新終于吸干了白艷妮|乳|房里積存的人奶。“別看這女人奶子不大,可是存儲量驚人啊!把咱們兩個都喂飽了!”李曉雯不禁贊嘆道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那當然,我的眼光能差嗎?這一杯奶早上是沒肚子喝了,放到冰箱里,說成冰棒當宵夜吧。”呂新打了個飽嗝,噴出滿嘴的奶香,卻讓白艷妮有點想吐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唉,看你今天是沒空陪我了。我這就回去了,下次我再過來,可不能再怠慢我了。”李曉雯故意生氣的說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呂新笑嘻嘻地打趣著,把李曉雯送了出去。關上門,看到白艷妮不知所措地站在客廳,呂新想起了昨天設計好的邪惡計劃,一天壞笑地向白艷妮走了過去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白艷妮被呂新和李曉雯好好地吸了頓人奶,現在兩個飽滿的|乳|房因為清空了奶水而軟綿綿地向下耷拉著。|乳|頭被兩人吸的又紅又腫,白艷妮想用手揉揉消腫,可是被拷在腰間的雙手,距離差了幾公分,只好彎下腰來揉|乳|房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呂新走了過來,本以為要性茭的白艷妮,十分奇怪地看著呂新解開了自己的手銬和腰帶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現在我們去你家,按照我的要求穿上警服。我要帶你去個地方,可以事先告訴你,我是去賺零花錢的,但是不會讓你和別的男人做的,你盡管放心。”呂新解釋著,把白艷妮推出了自己的房子,下樓走去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不,你要把我帶去哪里?要錢的話,我給你就是……我的衣服還沒穿,讓人看見可不好……”白艷妮被呂新帶出門,只是在門口拿到了自己的襯衣,匆匆地穿上,絲襪美腿和性感的內褲還暴露著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  “我爸媽從小就教育我,賺錢要靠自己的勞動。拿你的錢,算是吃軟飯;用你打工來賺錢,那就是拉皮條,我會做吃軟飯,那么不像男人的事嗎?”呂新居然一臉正色地說出這些話,讓白艷妮大吃一驚,她更加恐懼,這個呂新,到底要拿自己去干什么?
《被脅迫的女警》完整版已有~
微~信~搜~索~公~眾~號【幻神書莊】回復【38】搶先免費看正版內容!
更多無刪減小說,限時免費!
愛生活愛閱讀,歡迎各位看官點贊互動哦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收藏 分享 邀請
上一篇:暫無

最新評論

返回頂部
湖北11选5360数据